马曼琳通济京城 运河通州-大运河文化在线

马曼琳通济京城 运河通州-大运河文化在线

马曼琳
通州位于北京市东南部,处在京杭大运河北端,地处永定河、潮白河冲积平原,地势平坦,大运河从通州城东北的拦洪闸桥起始点,向东南蜿蜒流去,势若游龙。
大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中之重在通州,作为过去京城重要的组成部分,漕运文化如今已若隐若现在通州各处水域,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变迁。1.通州塔影甲天下
世界上各大城市都有著名的地标建筑,而作为城市副中心,通州也不例外。通州的地标历史悠久,距今已有1400年的历史,它就是傲然矗立在运河北端的燃灯佛舍利塔(以下简称“燃灯塔”)。如今,燃灯塔与原三教庙合称为三庙一塔景区。
燃灯佛舍利塔位于通州旧城北门内,乃镇河之塔。
元明清时期,漕运船只从杭州起锚北上,一路上青山隐隐水迢迢,远行3000多里,过天津,奔张家湾,往北再行8公里,就能看到挺拔陡峻的燃灯塔,这就到通州城了。燃灯塔畔就是著名的葫芦湖码头,明清时期,大运河上运来的粮食在这个码头驳岸后,先经过检查验收,再装上船,浩浩荡荡驶向京城。于是,高约50米的燃灯塔既是京门通州的标识,又是京杭大运河最北端的标志。咸丰年间通政司(掌管内外章奏、封驳和臣民密封申诉的文件)副使、著名诗人王维珍写有“通州八景”诗,其中《古塔凌云》曰:“云光水色潞河秋,满径槐花感旧游。无恙蒲帆新雨后,一支塔影认通州。”
塔共八角十三层,高约49米,塔基须弥座呈莲花形,塔内原有一尊燃灯佛石像。相传清朝时,经大运河从南方千里迢迢来北京的商人们,在远处一看到这座燃灯佛塔就会激动不已,因为他们经历了众多苦难后,见到塔就知道来到了通州,一切灾难都将过去,燃灯塔成了当时通州的标志。2009年9月26日发行的《京杭大运河》特种邮票,第一枚就是这座塔。

“一支塔影认通州”,表面上写的是塔,内里却饱含着京杭大运河的文化。京杭大运河边有四大名塔,除通州燃灯塔外,还有临清舍利宝塔、扬州文峰塔、杭州六和塔。这四座宝塔,均为运河沿岸的标志性建筑,其中燃灯塔最为古老。关于燃灯塔的建造年代,原有记载称为辽代遗物。但1976年唐山地震时,燃灯塔受损,直到1985年9月开始重修。修理震毁的塔刹时,在塔的第十三层正南面中间斗拱的灶门处,发现立有一块砖刻。其形为碑状,上面刻有一首七言古诗,是清康熙重建塔身时,由建塔僧寂玉自赋自刻,诗曰:“巍巍古塔镇潞陵,层层高耸接青云。明明光影河中现,朗朗铃音空里鸣。时赖周唐人建立,大清复整又重亲。永保封疆千载古,万姓沾恩享太平。”于是,文物专家考证后,认为此塔是北周时期的建筑。北周时并不叫舍利塔,而是镇水的土塔,后来土塔消失,辽时在北周土塔的旧基上重建砖塔。2.运河号子连天响
通州早在秦代就有漕运活动。元明清三代,封建王朝定都北京,漕运进入了鼎盛时期,通州成了“上控京阙,下控天津,……京畿转漕之襟喉,水陆之要会”。
当时,每年运粮漕船两万余艘,首尾衔接十几里,伴随浩浩荡荡宏伟船队的,是此起彼伏,气势磅礴的号子声。
运河号子是鲜活的历史记忆,经过几百年的传承,至今仍有传人。它是历史和劳动人民为我们留下的一个珍贵的民歌品种,是运河文化和北京文化标志性的重要文化符号之一。
通州是大运河北端最重要的运河码头之一,历史上是佐辅京师的东大门,为元、明、清三朝古都天庾之地,是北运河功能、作用、历史体现的核心区。而这种体现与通州运河漕运紧密相连。当时,每年运粮漕船二万余艘,这些船队,浩浩荡荡,首尾衔接十几里,“万舟骈集”成为有名的通州八景之一。1987年,通州郎府乡张各庄村年近九旬的韩友恩老人说: “我听老人说,当年运河日夜运漕粮,运河号子响连天,有人说这是‘十万八千嚎天鬼’。”据此,我们不难想像当年漕运及喊号子的盛况。

运河船工号子的领号多为家族传承,其次是师徒传承、互学传承。
据运河船工号子的演唱者,通州区永顺镇盐滩村赵庆福老人讲,他喊的船号是祖传,是爷爷教会了姨父和爸爸,姨父和爸爸又教会了他。赵庆福6岁上船帮大人浇船(防船裂),9岁便学会了所有运河船号。姨父曾和他说:“学会我这号儿吃遍天下。”因为领号的人在船上有特殊的地位和待遇,一般领号人多为有经验的船工,出活不出活全看领号的,所以工薪比船上的其他师傅要高。出于方便和利益的考虑,领号者多培养自己的后代为领号人。
目前,通州区有关部门正在继续挖掘整理运河号子,设立“运河船工号子”保护基金,培养下一代运河号子传人,并组织漕运文化节活动,使船工号子这一悠远深沉的历史回声得以永留京东大地。3.百年风雨通运桥
通运桥俗称萧太后桥,最早是木制的,在明代时改为石桥。明嘉靖四十三年(1564年),为了保卫朝廷命脉运河和拱卫京师,抢筑张家湾城,把萧太后运粮河作为南护城河,在城外架了一座木桥,桥东百余米即是大运河,河口以南便是大运河北端第二处大型货运码头,南北方的货运往来都要穿过此桥,经年累月,木桥不堪重负,屡毁屡修。太监张华奏请改建石桥,1605年建成,万历帝赐名为“通运”。到了清代咸丰元年(公元1851年)曾小规模的修缮过,至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。

这座桥的命名,还是源于桥下的萧太后河。据相关史料显示,萧太后河是北京最早的人工运河,因辽萧太后主持开挖而得名,始于统和六年(988年),是北京成为国都以来最早的漕运河,最初是为运送军粮所用,后成为皇家漕运的重要航道。实际上,这条河是京杭大运河的一处支流,自隋炀帝开凿京杭大运河以来,运河一直滋养着两岸的人们。到了辽代,这条河被进行了拓展加工,成为一条漕运的主航道。其发源地以前是北京城东南部的护城河,再一直向东南方流去,在通州境内汇入凉水河,最后在汇入京杭大运河。在1958年修建引水水渠时,将此河拦腰截断了,现在,萧太后河在水利上的应用,主要就是北京南城河朝阳区南部的排水通道了。
萧太后桥为南北走向,全长约43米,宽约10米,桥下一共有三个石拱券,三个拱券中间的大,两边的小。桥面为平板型,由相互交错的大条石铺成的。桥的两两边设石栏板,每边各有雕刻着狮子的望柱18根。每边的柱头上雕须弥座,座上圆雕狮子,神态各异。最为独特的是,脚踩绣球的大狮子,不管有几个小狮子在身边玩耍,它都是雄性的;而不蹬绣球的大狮子全是雌性的。因此,此桥具有极高的艺术、科学和历史价值。不仅狮子神态各异,而且栏板上也雕刻有各种各样的花纹,十分好看。
在干旱的季节里,下到桥中间的桥洞上,可看到水线一下有碑刻,上面清楚的刻着“大明万历三十三年建清源陈进儒监造”的字迹。在桥的拱券上,嵌有一块碑记,桥下的镇水兽也十分精美。在桥的北端,有一方汉白玉质的石碑,上面为敕修通运桥的碑记,记载着这座桥在明清时期修建时的历史。4.千年漕运通惠河
2014年“大运河”申遗成功,北京段涵盖4处遗产点,其中一个就是通惠河通州段(西起永通桥,东至通州通惠河与北运河交叉口)。
通州段是中国大运河最北方的河段——通惠河的端点段落,是通惠河在北京通州境内的一段河道,是通惠河与北运河交接的重要河段,始建于公元13世纪末(元代初期),西起永通桥,向东至通州北关闸汇入北运河,长约5公里。
通惠河是元朝水利工程专家郭守敬首凿的运河,三十年修成,总长164华里,每十里一闸,蓄水通舟,共置闸24座,置桥156座,忽必烈皇帝赐名通惠河。通惠河是元明清三代著名的运粮河,为北京城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。

元末明初由于战乱,白浮泉引水渠遭到破坏而停用,明代嘉靖、清代康熙、乾隆年间都重修了通惠河。
明清时期通惠河运粮十分艰难,因水量不足运粮船不能直达京城,要分段递运。因北京地势比通州高,为了蓄水行舟,通惠河设五处闸门,东便门外大通桥为头闸,庆丰闸为二闸,高碑店(平津上闸)为三闸,花园(平津下闸)为四闸,普济闸为五闸。
粮船只能在闸与闸之间行舟,粮船到闸口,不能过闸,每至闸门都要人工搬运粮食,先后由人工搬运五次才能抵京。
后来,由于海运和铁路的发展,清光绪二十六年通惠河停止漕运,这条前后使用600多年的运粮河,完成了南粮北运的历史使命。5.昔日运木存于此
在张家湾镇,还有个因转储修建北京城的御用“木料”而得名的皇木厂村,也是北京大运河物质文化遗产。
俗话说“先有皇木厂,后有北京城”。皇木厂村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。据史书记载,公元1406年(明朝永乐四年),朱棣分遣大臣到四川、江西、湖广、浙江、山西等省采伐珍贵木材之后,装船经大运河运输到皇木厂码头卸货,并储存在这里,再经陆路运进皇宫。
故宫太和殿所用长14.5米、直径1米多的整材木料都是通过运河从南方原始森林里运来,再运入北京城。此外皇木厂还是东北、西北、华北地区的运盐中转站,当时这里大木成山,车辚辚,马萧萧,运河号子响彻云霄,盛况空前。

如今,村内仍遗留着大量的历史古迹,现保存着建设北京城的巨大花斑石46块、运河古道遗址150米等诸多古迹,包括建皇宫、皇陵用的红丝印叶纹嘉石,官盐码头称盐用的石铨,“惜字局”石碑等。
当年管理木厂的官吏在木厂四周栽植了许多国槐,现今仅剩一棵。该槐树至今已有600多年,历经多年风雨变故,仍然枝繁叶茂,焕发着勃勃生机。其主干胸径近2米,四根巨大树杈分指四方斜向青天,冠状如伞,茂盛滴翠,十分壮观,是皇木厂村的历史见证。
来源:“大运河文化在线”官方网站
我们是大运河文化在线,是大运河文化的传承者,也是运河历史故事的讲述者,更是文创产业搭建的探索者,关注我们,你将体验到更有趣的文化之旅。